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米兰·昆德拉 奥尔罕·帕慕克 丹·布朗 多丽丝·莱辛 郭敬明 村上春树 黎东方 钱文忠 余秋雨


书名:《咬一口昭和回忆》
定价:39.00元
折扣价:30.42元

内容简介:
    从正统派蛋包饭到香甜软糯的长崎蜂蜜蛋糕;从包裹着一大颗栗子的栗子馒头到吃了几十年的拌饭海苔酱;从好吃得天旋地转的盐渍鲑鱼皮到手工烤制、一尾一个样的鲷鱼烧……生于昭和长于昭和的著名茶道师、生活美学家森下典子在这本书中回顾了她成长年代中令人回味无穷、浸透了亲人朋友之爱的平民美食。好吃无阶级,美味皆是情。森下典子写美食笔记,除了写味觉,更写了关于美食的视觉、听觉、嗅觉,以及,那些用身体记住的来自美食的馈赠与感动。她笔下的每一种食物,都让人“好想,好想吃吃看”,贯彻着“食欲也是一种情感”的日常审美。

作者简介:
    森下典子(1956— ),日本散文家。曾为《朝日周刊》专栏作者,擅长朴实无华,轻松明快的写作风格。2002年出版茶道随想《日日是好日——茶教给我的15种幸福》,成为畅销作家。

    羊恩媺(译者),淡江大学日语系毕业,译有《佐贺的超级阿嬷》等书。现旅居日本,为专职译者。

编辑推荐:
    ★ 食欲也是一种情感。
    ★ 日本人气生活美学家森下典子的21道昭和味平民美食。
    ★ 现代人的味蕾危机拯救之作!是渗透着浓郁的日式日常风情和细腻情感,家家都能做,却未必人人都“会”吃的淳朴食物。
    ★ 好吃无阶级,美味皆是情。没有比典子的味觉更细腻的味觉了!“真·吃货”森下典子就算写碗泡面,也读得人饥肠辘辘。她笔下的每一种食物,都让人“好想,好想吃吃看”。
    ★ 正统派蛋包饭——札幌一番味噌拉面——爱神水羊羹——咖喱的进化——包着一大颗栗子的馒头——嚼起来“啪嚓啪嚓”的松茸——世上很好吃的沙拉——烧卖便当的节奏感。

    后记
    平成十四年(二○○二年)秋,我接到一通电话。
    “麻烦你在敝公司的网页写连载文章。”
    这个公司就是制造和果子馅料的加工器具等食品加工机器的梶原股份有限公司。
    对在杂志和书上写散文的我而言,来自机器制造商这个从未接触过的领域的工作邀约,一开始让我有点不明就里。
    “请你自由撰写你的食物寄情。”
    不过,老板梶原秀浩的这句话,让我兴起“写写看”的念头。
    我写的不是美食,也不是健康食品,而是对身边食物的回忆。
    在我想吃什么东西的瞬间,经常出现不可思议的感觉:接触到食物的口味和气味时,过去在某个地方感觉到的快乐和悲伤,就会流贯全身。
    吃下去。
    把这些东西和食物一起放入口中,在身体深处累积,某天遇上相同或类似的味道时,就会像拉着书签的绳子翻开书页一般,鲜明地苏醒。
    我想,在我们吃东西时,不只补充肉体的能量,还会同时品味过去,创造未来。
    平成十四年十一月,我开始在梶原股份有限公司的网站连载每个月更新一次的“处处是美味”。机器制造商里面当然没有编辑,所以策划部的藤森健一郎先生临时变成负责人,从定标题到编辑、上传作业,都由他一手包办。
    第三次连载开始,对方建议我:“森下老师,你要不要顺便画些插图呢?”
    于是我也开始画插图了。我从事写文章的工作二十几年,画插图却是第一次。
    世界文化社(本书日文版的出版社)的内山美加子小姐发现并浏览了这个DIY 风格的网页连载后,表示想出书。
    我重新加笔撰写网页连载散文中的十四篇,并另外写了七篇新作品,最后结集出版了这本书。我由衷感谢给我连载空间的梶原股份有限公司的梶原秀浩社长,以及总是赶着帮我把迟交的稿子上传的策划部藤森健一郎先生。
    还有世界文化社的内山美加子小姐。疼爱每一篇稿子的你给我的鼓励,支持了我,真的真的非常谢谢你。
                                                                        平成十八年(二〇〇六年) 春
                                                                        森下典子

    章节试读
蛋包饭世代


    在昭和三○至四○年间度过孩提时代的人,长大后一定会深爱着蛋包饭。
    我也是这个世代的其中一人。
    “今天中午吃蛋包饭哦。”
    每当母亲这么说时,我总是会兴高采烈地回应:“万岁!”
    蛋包饭是饭食类的王者。相较之下,牛排或寿喜烧是只有在特别的日子里才吃得到的“伟大王者”,至于蛋包饭,则算“一般的王者”。而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一般的王者”了。
    材料是切碎的洋葱和胡萝卜,再加上切碎的火腿、鸡肉,或者是香肠。母亲会先“唰”地将这些材料放进平底锅炒,再“叩”地倒入四方形的饭块。白饭要先装进便当盒或保鲜盒里,再放进冰箱冷藏结块,所以前一天晚上的份或三天前的份,全都装在一起。
    没有微波炉呢……当时,全日本不管哪一户人家,都只能将冷饭放进蒸饭锅中重新加热,或是做成炒饭,蛋包饭也是冷饭再利用的一种料理。
    只见母亲用木饭勺,将四方形的冷饭块“嚓、嚓”地切开,这相当费工。等到饭块慢慢裂开,米粒也散开后继续翻炒,再加盐、胡椒调味,最后淋上可果美番茄酱。
    以前,装番茄酱的容器是玻璃制的,很难将粘在瓶底的番茄酱干干净净地倒出来,往往猛力甩一下瓶子,番茄酱就会“咻、咻、咻”地飞溅在煤气炉四周。
    自从某一天,塑料瓶粉墨登场后,我们终于能将条状的番茄酱弯弯曲曲地挤出来了。
    看见鲜红黏稠的番茄酱淋上白饭时,我总会感到心头一紧。但随着番茄酱慢慢散开,将一粒一粒的白饭染上美丽的橙色之后,番茄酱酸酸甜甜的香味弥漫四周,我觉得整个家都幸福了起来。
    对了,当时我家厨房还有铝制的压饭模型。压饭模型上有个跟熨斗一样的把手,装饭的部分则是橄榄球状。吃番茄酱炒饭的日子,母亲偶尔会像百货公司的美食街店家一样,用这个压饭模型,把压好的饭倒扣在盘子里,再撒上豌豆给我吃。
    可是,与番茄酱炒饭相比,我还是喜欢蛋包饭。
    母亲用木饭勺一粒不漏地把番茄酱炒饭盛入盘中后,便将平底锅洗干净,然后打两颗蛋在碗里,用筷子“咔咔咔咔”地快速搅散,再“唰”地倒进抹着奶油的热平底锅中。
    她慢慢地回旋着平底锅,平底锅中的蛋汁也薄薄地、圆圆地扩散开来。

    每当闻到蛋汁和奶油的香味,看见平底锅中的黄色蛋汁隆起一个个气泡、发出热闹的声音时,我总是高兴得静不下来,迫不及待地希望赶快起锅。
    蛋汁边缘薄薄的地方很快就煎熟了,变成了白色,中间部分则还呈现半生不熟的滑溜状态。母亲见状立即关火。接着,她把刚才的番茄酱炒饭倒在圆形的薄煎蛋皮正中央,将饭堆成椭圆形,再用筷子折起薄煎蛋皮的两边,将饭包起来。
    “来,看清楚哦。”
    终于要完成了。
    母亲换另一只手握住平底锅的把手,一边倾斜平底锅,一边滑动薄煎蛋皮包裹的饭,等到饭滑到平底锅边缘时,再一口气将饭转半圈翻面,然后装进盘子里。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母亲熟练敏捷的动作。
    “好!”
    番茄酱炒饭变成蛋包饭了!
    母亲在盘子上调整着样貌不太好看的蛋包饭,将蛋包饭的两端压平,弄成橄榄球般的椭圆形。
    “做好啰,你想怎么淋番茄酱就怎么淋吧!”
    我总是亲自淋上最后的番茄酱。兴奋地抱着番茄酱塑料瓶的我,将番茄酱弯弯曲曲地挤在光泽饱满的黄色蛋包饭上。
    鲜红色的番茄酱小山似的隆起,再缓缓滑开,满溢于蛋包饭的小丘上,然后沿着边缘下滑,一滴一滴落在盘子上……即使经由我这个小孩的手淋上的番茄酱,也会有模有样地滑下,让最后的成品变得跟蛋包饭餐厅的食品模型一样,真是不可思议。
    明亮的黄色和番茄酱的红色、番茄和香料的刺激性辛香、刚起锅的鸡蛋风味,都催促着我赶快动手。
    于是,我一边在饱满的蛋包饭上匀开番茄酱,一边插入汤匙。在感受到薄煎蛋皮“扑哧”裂开的同时,呈现美丽橙色的番茄酱炒饭也露了出来。
    我二话不说,立刻一口接一口地将汤匙往嘴里送。薄煎蛋皮和番茄酱的味道怎么会这么契合呢?我想,只要有番茄酱和蛋、冷饭,其他什么我都不要了。
    直到现在,我还是常吃蛋包饭。最近有很多餐厅开始淋起“浓肉汁”和“奶油白酱”,可是这么一来,就不是我心中的蛋包饭了。
    五年前,我到鸟取县的小温泉乡采访。那个小温泉乡面对日本海,马路从头走到尾最长也不过五百米。那儿有一间食堂,陈列在肮脏老旧展示窗中的拉面、意大利肉酱面、蛋包饭的蜡制模型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尘埃。
    食堂里只有一位老奶奶。
    “请给我一客蛋包饭。”
    我说完,老奶奶便消失在食堂深处。接着,一声令人怀念的“唰”从暖帘后方传来。最后送上桌的蛋包饭,有着完美的橄榄球形状。
    同时,老奶奶也将可果美番茄酱的塑料瓶端了出来。
    这才是正统派!



|公司简介|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21  ver 3.00